都市小说 玄學大佬空降娛樂圈,靠捉鬼爆紅討論-第三百七十二章 不帶這樣忽悠老實人的鑒賞


玄學大佬空降娛樂圈,靠捉鬼爆紅
小說推薦玄學大佬空降娛樂圈,靠捉鬼爆紅玄学大佬空降娱乐圈,靠捉鬼爆红
陈蕊在这方面没有和元依依相同的顾虑,她认为没能力的人就应该退位让贤,让有能力的人去大展身手,就算将来她老了干不动了,冥河也应该毫不犹豫的把她换掉。
不然冥河必然被一群废物拖累得江河日下。
只是陈蕊不会介意元依依的心软,这种人情味是很难得的,她能一直这样心软下去也无妨,那些需要取舍的地方,就由她这个总经理来做就好了。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搭配起来才能干活不累嘛。
“我是不是应该下单一些养生产品,争取比老板晚退休一些?”
陈蕊第一次端着咖啡杯却没有喝,突然感慨自己更应该用保温杯泡点枸杞,要想在一生漫长的职业生涯中罩着元依依,身体才是本钱。
不过她显然忘记了杨冬亦送她的那一大盒子补品,丢哪去都想不起来了。
“陈经理要试试花果茶吗?补充维生素还美容养颜。”
杨小红立刻推荐道。
“喝茶?我确实应该出去喝杯茶。”
陈蕊接过了杨小红分享给她的花果茶包,里面看起来有不少水果干,闻起来酸酸甜甜挺好吃的样子。
只是她觉得不应该一个人喝茶。
陈蕊和元依依经营人脉的方式是不同的,元依依平日里不会故意打理人际关系,她只有用到别人或被人用到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些过去结过善缘的人。
不过看在她可爱的份上,大多数人只能叹一口气忍了。
陈蕊在这方面则用心许多,因为她手里的人脉不仅靠人情和互帮互助维系,除了利益以外,还有更多涉及立场的部分。
比如她现在要去见的这个人,他是沧澜的老员工,之前打听沧澜内部情况时,主要信息都来源于他。
“陈经理太客气了,这是一点小事,何必劳驾您亲自请我喝茶?”
这人名叫徐青,在他看来自己只是大型机械身上的一颗不起眼的小螺丝,工作也好摸鱼也罢,对沧澜都没什么影响。
但陈蕊可是个大忙人,冥河全都指望着她,怎么因为一点打听消息的事情专门请他出来喝茶道谢?
虫变
“老板之间谈过了,我们做下属的也应该多加深交流才是,免得下次再发生这种乌龙。”
陈蕊微笑着说道。
“我也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下属,不过小虾米一只,谢陈经理高看我了。”
徐青叹了口气,他十分信任陈蕊,也就没避讳的抱怨了一通,他此时在沧澜的处境并不好,手下原本就不多的资源被抢走了一大半,薅羊毛也不能逮着一只羊这么薅啊。
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来沧澜工作了,那时候沧澜正好大规模退休了一批老员工,而从那时起直到现在,公司再进来的新人屈指可数,宛如一潭死水。
不过对于那时候刚毕业的徐青来讲,在一个知名公司上班,人事变动几乎没有,工资过得去而且还清闲,大体上也可以算是个好工作。
就算公司有些排外,有些论资排辈,他这个做经纪人的管不住那些老戏骨只能混的跟个助理一样,这些他原本都不介意。
直到何芦来了之后,他所拥有的的一切就都变味了。
“沧澜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们老板有意与你们合作,只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多少有些顾虑。”
信息的价值在于交换,陈蕊不介意透露一点消息给徐青。
“你们冥河发展的真好,太令人羡慕了,我要是哪天干不下去了,能不能上你们那里去混口饭吃?”
徐青感觉自己都快柠檬成精,冥河这般蒸蒸日上有活力的样子,他也很想去体验一把。
“怎么会干不下去?你的能力挺不错的。”
陈蕊不是商业胡吹,徐青工作方面虽然有些消极怠工,但那是大环境影响,而他能一直以来这么悠闲,源自他十分有远见。
很远之后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他都预料到了,又做好了准备,当然不会因为突然事件手忙脚乱,看起来也就比较清闲。
“唉,现在时代不一样,天也要不一样了。”
徐青酸溜溜的说道,现在沧澜的大红人是何芦,就算惹到了顾总的女朋友都没被开除,想来车欢放完假之后,何芦又要红火起来了。
他能怎么样,除了看着就生气。
“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天不好的话,为什么不想办法换个天?”
图穷匕见,陈蕊终于说出了自己今日前来的目的,她想问徐青有没有打算干掉现在的老总,自己坐那个位置。
既然元依依不喜欢和沧澜老总合作,那换个老总不就好了,她在面对元依依的方面,决断一向十分狠厉。
“陈经理说笑了,哈哈,我只是个小小的经纪人……”
徐青吓了一跳,连忙喝了口茶压压惊,却又差点被热茶烫得蹦起来,这一番手忙脚乱令他更加窘迫。
就算被何芦抢走了大部分资源,徐青所想的也不过是换个老板从头再来,从没想过还有干掉老板自己上位的想法。
Kamatte Nyanko Orin-chan
他是个表里如一的人,不擅长玩什么阴谋诡计,何芦这次出事他虽然很想落井下石,但最终也不过是当着他们的面嘲讽了几句而已。
换句话说,徐青是个老实人。
“唉,如果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是你就好了,我们可以展开很多合作项目,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束手束脚的。”
陈蕊只是装模作样的感叹了一句,没有再继续逼近。
“啊哈哈,是啊是啊。”
徐青感觉自己出了一身汗,这就是冥河出身之人的魄力吗?真是谁都不服,谁都敢对着干啊。
他暗自赞叹,又和陈蕊闲扯了一些安全程度比较高的话题,等废话说的差不多了,陈经理起身告辞,他回去的路上还有些回不过神。
徐青恍恍惚惚的想了很多,有何芦对他的颐指气使,有老总的偏向,有他负责的演员无奈的妥协,还有他十多年碌碌无为的日子。
如果真能当上老板就好了。
而且……他凭什么不能当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