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開局擁有百億黃金笔趣-第928章 拒絕看書


玄幻:開局擁有百億黃金
小說推薦玄幻:開局擁有百億黃金玄幻:开局拥有百亿黄金
“额?”
王阳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看到老头笑盈盈的表情,立马就反应过来。
他倒是没想到,老头的观察力这么厉害,立马就看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稍稍犹豫了一下,王阳还是对老头拱手一礼,说道:“多谢前辈!”
王阳的实力虽然高,但在中庭人生地不熟的,的确是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帮这个酒楼。
虽然还不知道老头的身份,但对方一句话,就让那掌柜、伙计放心下来,由此可见这老头的话是有作用的。
至少,有这老头的一句话,这酒楼至少不会因为这几名天一道门弟子的死,而受到牵连。
老头受了王阳这一礼,随即笑呵呵地歪着脑袋,继续打量着王阳,说道:“你这小子,倒是和王家人很不一样!能够关心到这些普通人的生死……”
王阳笑了笑,耸了一下肩膀,说道:“他们也是人,我也是人,人与人之间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哪怕我们的身份、地位不同,但至少生命是一样珍贵的!”
这是王阳的真心实意,不管是说他天真也好,圣母婊也罢,王阳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显然王阳这样的想法,在这个世界是很另类的。
老头在听完王阳的话之后,甚至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望向王阳的目光中更是透着好奇。
“啧啧啧!你这小子,还真是与众不同!这样的人,到了王家,只怕活不过一年吧?”
老头话里话外,都透着对王家的不爽,这也是让王阳有些奇怪和好奇。
虽说王家也算得上是王阳的本家,但王阳就连大凌王朝的皇室都不怎么放在心上,更不要说这帮隔了千八百年,不知道多少辈的亲戚了!
“对了,刚刚前辈所说的,张秋白……”
王阳也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说太多,主要也是怕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主动转移了话题。
“张秋白,仙宗的第一俊杰!你刚刚不也是见过了嘛!”
老头似乎并不在意王阳转移话题的举动,好像也理解王阳这么做的缘故,笑呵呵地撇了一下嘴巴。
王阳也立马意识到,张秋白应该就是刚刚那个富家公子哥模样的仙宗弟子了。
不过很快,王阳就是眉头微皱,心中越发觉得古怪。
这个张秋白,刚刚那一番交手,也不过才是破虚圆满的境界,这就能当上仙宗第一俊杰了?
这第一俊杰,未免也太廉价了吧?
当初来大凌王朝的那名方鸿天,都已经是隐隐有突破破虚,半步神玄的程度了啊!
而看到王阳的模样,老头似乎是猜出了王阳心中的疑惑,立马就是笑了起来。
“怎么?觉得那小子配不上这仙宗第一俊杰的名头?”
王阳也没有否认,只是默然不语。
“哈哈哈哈!”
老头立马就是哈哈大笑了起来,指了指王阳,笑道:“小子!你真是小看张秋白了!你该不会以为,刚刚张秋白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是他的真正实力吧?”
“啊?”
老头这话一说出口,王阳立马就愣住了,听老头这话的意思,刚刚张秋白还留了一手?
老头摇头晃脑,那放在桌子上的大脚板更是得意地抖搂起来,同时老头的手也是在不停捋着胡须,笑着说道:“张秋白三岁入门,五岁入微,十岁就已经破虚!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突破破虚,成就神玄!比起你们王家的王将还要早上三年!现在张秋白已经二十有六,距离他突破神玄,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你觉得,他现在的实力,还没有十年前强?”
十六岁成就神玄?
王阳的两只眼睛瞪得老大,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老头。
可看老头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在开玩笑,这下王阳可是有些抑郁了。
别看王阳身上带挂,也只是升到了神玄境,可人家没开挂,十六岁还没成年的时候就已经成就神玄了!
不对!
这样比较下来,这个张秋白才像是开了挂好吧!
“张秋白……”
王阳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轻轻点了点头。
“小子!你是打算回归王家,成为王家的一份子?”
老头看着王阳,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王阳眉头微皱,他当然从没想过要去王家,他来中庭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大凌王朝的危机的。
只是关于这件事,王阳到现在也还没有一个头绪,不知道该从何做起。
所以,老头问了他这句话,王阳只是眉头微皱,片刻之后便是摇了摇头,说道:“晚辈也不知道,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有没有想过,不去王家?”
“不去王家?”
王阳眉毛微微一挑,虽说他本来也没想过要去王家,可现在自己在对方的眼中,那可是王家子弟,对方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让王阳不去王家?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自己先前猜错了,对方并不是天一道门的人?
见到王阳满脸疑惑的表情,老头也是立马明白王阳这是误会了,哈哈一笑,连连摆手说道:“莫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你虽然是王家血脉,但你毕竟算不得正式的王家弟子,这天一道门,又不只是王家一宗!你就算是不加入王家,也不算是背叛天一道门啊!”
王阳这下眉头皱得更紧了,再次望向老头,看他身上这破旧衣服,虽然破烂不堪,但可以肯定,这不是一件道袍。
“前辈,是希望我加入仙宗?”
对方没有做道士打扮,那自然就不是天宗中人,又不希望王阳加入王家,那肯定就是仙宗了。
老头说出这样的话,分明是想要拉拢王阳,自然就是要把王阳往仙宗拉了。
老头也是嘿嘿一笑,连连点头,脸上满是得意地笑道:“那是自然,你看老夫哪一点像是牛鼻子了?”
[家教]狱纲(5927)/关白
老头这话倒是没错,只是作为天一道门中人,张口就骂“牛鼻子”,这会不会有些不太合适啊?
王阳有些无语地看着老头,特别是看到老头丝毫不觉得自己言语不当,反倒是一脸自鸣得意的样子,更是无语、
加入仙宗,也就是等于加入天一道门?
这,能行吗?
要知道,自己可是杀了上百名道门弟子呢!
当然,如果是加入天一道门,对王阳来说,那也是有好处的,至少对于解决大凌王朝的危机,肯定是有所帮助。
只不过,坏处也不是没有。
首先,还是那个问题,王阳之前可是杀了上百名天一道门的弟子!
现在天一道门这边还不知道这件事,要不然,大凌王朝肯定是要大祸临头的!
王阳如果加入天一道门,就等于是在脑袋上绑上了一把利剑,这件事一暴露,那这把利剑就随时落下!
其次,那就是王阳心里头对天一道门也是有抵触心理的。
天一道门的行事太过霸道,这让王阳从骨子里就不怎么喜欢天一道门。
现在要让王阳加入天一道门,成为天一道门的一份子,这种事,王阳办不到。
想到这,王阳也是立马就摇了摇头,也算是拒绝了老头的提议。
王阳的表态,也是让老头很是失望,一脸可惜地看着王阳,说道:“小子,你就这么看重王家子弟的身份吗?那可是……”
“前辈可能误会了!”
虽然心中对天一道门不喜,但眼前这个老头,王阳还是多少有些好感的,所以也没有把自己对天一道门的态度强加在对方身上。
“晚辈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加入王家!也不打算做王家的孝子贤孙!”
最后一句话,王阳那可是说的真心话。
对这个八竿子也打不着的王家,王阳那是没有半点好感,更谈不上加入王家,成为王家的子孙。
王阳的这个回答,也是让老头很是惊讶,忍不住一直盯着王阳,在确定王阳没有说谎之后,眉头微皱,说道:“你,不打算加入王家,又不肯加入仙宗,那你这是打算,入天宗,当一名道士?”
“呵呵!难道,我就不能当一名闲散之人,比如说,当个酒楼老板?”
王阳当然更加不会加入天宗,不过他也没有说出自己来中庭的真正目的,只是微微一笑,随口说了个解释。
“酒楼老板?”
老头瞪大了眼睛,随即眉头紧皱,在确定王阳没有开玩笑之后,一脸严肃地说道:“小子!你的天赋不错,虽说不能与张秋白、王将他们相比,但也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天才了!你可知道,修炼一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有这样的天赋,却不好好修炼,未免太可惜了!虽然老夫不知道,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但老夫还是要多劝你一句,要不加入王家,要不随老夫去仙宗,以你的天赋,自然会有充足的资源给你修行,切莫浪费了你的天赋!”
老头也算是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只是王阳对此,已经打定了主意,肯定是不会加入天一道门的!
所以王阳对老头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多谢前辈关心!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只不过,晚辈心意已决,前辈就不用再操心了!”
听得王阳都这么说了,老头也是眉头紧皱,犹豫了片刻之后,只能是长长叹了口气。
啪!
老头把脚从桌子上放下,却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物件,随手一丢,就丢到了王阳面前,说道:“小子!拿着这个!日后如果改变主意了,就来找老夫!”
话音一落,下一刻一道清风袭来,紧接着老头就已经是消失无踪了。
老头就这么走了,王阳倒也不觉得意外,而是低头看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物件。
那是一块通体泛绿的圆形玉佩,上面绑着一根黑色的吊绳,下面则是一抹黑色流苏,看上去好像很普通。
玉佩大约手掌心大小,从品相上来看,绝对是一块上好的玉石雕成。
玉佩周边雕刻的是一排排流云图案,居中一面是一个大大的“仙”字,另一面则是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兽面浮雕。
握在手上,王阳很明显就看到从玉佩表面流转了几道碧绿的光芒,入手温润,甚至隐隐有一股股暖流从玉佩传输到手掌心内。
这玉佩绝对是一件宝物!
这是王阳手握玉佩后的第一个反应,随即他又是眯起了眼睛,忍不住望向了窗外。
老头早已经是不知去向,而王阳则是心里暗暗琢磨着。
也不知道这玩意,拿出去卖,能卖多少钱啊?
得亏老头现在不在这里,如果他在这里,还听到王阳的心声,只怕会忍不住当场一巴掌把王阳给拍死!
当然,王阳不会当真把这玉佩给卖了,他也只是心里头过了个念头而已。
随即王阳就已经把玉佩给收了起来,轻轻拍了拍,然后又是把目光转向了外面,心里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几名酒楼的伙计上了三楼,手上端着满满的酒食,然后恭恭敬敬地放在了王阳面前的桌上。
“嗯?”
这些都是之前王阳已经定好了的酒食,所以王阳并没有觉得意外。
可接下来酒楼掌柜也走上来,手中端着托盘,并把托盘放在了王阳的手边。
看到那托盘上摆放的一排金元宝,王阳立马就是挑起了眉毛,有些惊讶地扭过头,看着那酒楼掌柜,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适才多谢少侠出手,大恩没齿难忘!小小心意,还请少侠一定要收下!”
这算是,感谢费?
王阳明白对方的意思之后,撇了一下嘴巴,既不会很高兴,也不觉得生气,只是看着那掌柜,笑着说道:“区区小事,不用挂怀!这些东西,还请掌柜收回去吧!”
王阳没有收下这些金元宝,那掌柜也不觉得意外,毕竟刚刚发生的事情,至少证明了对方能够和天一道门的大人说得上话!说不定对方本身就是天一道门当中的大人物呢!
这样的大人物,看不上这点黄金,那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王阳不肯收是一回事,如果他当真就这样把东西收回去,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掌柜可没有这么不懂事,连忙是一脸赔笑,对王阳躬身说道:“少侠虽是举手之劳,可对于我等来说,却是救命之恩!若无少侠,这酒楼保不保得住是两说,我等性命只怕也是没了!区区一点心意,对少侠不值得一提,但若是少侠不收,我等是在心中难安啊!”
王阳眉头一皱,从这掌柜的话语中,他仿佛是听出了一点什么。
报恩?
肯定是有这方面的缘由,但绝对不是全部!
除了报恩,还有一点别的原因,或者说是有所求!
王阳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从掌柜以及周边那些伙计忐忑不安的神情中,仿佛能够看出点什么来。
而王阳突然这么沉默下来,而且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让掌柜以及那些伙计都是不由得心中忐忑,越发不安起来。
汗珠顿时就是从他们的脑门上冒了出来,哗啦啦地往下流。
“少,少侠,这,这个……”
掌柜也不知道要不要说实话,只能是勉强挤出了满脸的笑容,时不时用袖子擦拭额头上的汗珠,结果却是汗水越擦越多。
明白了!
看到这些人忐忑、害怕的模样,王阳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想明白他们究竟是在怕什么了。
他们这是在怕天一道门的报复!
虽然刚刚老头已经发话了,按理说,天一道门是不会再揪着这件事,一直跟这么一个小酒楼过不去。
不过,从刚刚那几名道士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得出来,天一道门在对待非道门的人的态度上,可不能用道理来衡量他们。
无论怎么说,那几名道士都是死在了酒楼内,而且起因也是因为酒楼的伙计。
就算道门不能从明面上来找酒楼的掌柜、伙计算账,可难保那几名道士的朋友、师兄弟不会暗中来报复酒楼。
毕竟张秋白那样的天骄,一般道门弟子也是得罪不起,这口气也只能是撒在这酒楼的掌柜、伙计身上了。
虽然这样的确是有些不讲道理,但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道理可讲?
弱者要被强者踩在脚底下!
这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道理!
想到这,王阳也是不免为这个世界上的诸多弱者而感到悲哀。
毕竟,无论在什么地方,弱者总归是大多数,只有强者才是那金字塔尖上的存在。
王阳轻轻一声叹息,随即又是缓缓摇头,这一举动,则是让旁边满脸紧张的掌柜与伙计们顿时心凉了一截。
在他们看来,王阳的这个举动就表示一个意思,那就是不愿意给他们提供庇护。
掌柜的脸色瞬间一片惨白,嘴唇哆嗦了几下,想要说话,却是连半个字都说不出口,最后只能是化作满脸的绝望与苦涩。
“是,是我等让,让少侠为难了!请少侠,少侠见谅!”
掌柜倒没有对王阳有什么怨言,只是苦笑着朝着王阳躬身一礼,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准备转身离去。
“且先等一等!”
就在掌柜和伙计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把声音响起,却是王阳主动喊住了他们。
随即就看到王阳拿起筷子,在面前的几道菜上飞快地夹了几下,送到嘴巴里,一边吃一边点头,紧接着又是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顿时脸上就露出了舒爽的表情。
“不错!好酒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