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封神天決 txt-第162章 臉面熱推


封神天決
小說推薦封神天決封神天决
清平子一个眼色,制止了往这边走来的北宫垂。
今日他是主家之人,又是后辈,无论孰是孰非,都不宜掺和进来,以免落人口实。
何况,现在既有解门和景门插手,也不必插手进来,没看见那些北宫家的人都没有说话,摆明了不讨好之事。
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空侯扬起羽毛扇指着的人竟然是东宫扬子,他不是解门的首席长老,东宫家不是一直跟着解门转,怎么偏帮起外人来?
不过,也有明理之人点了点头。
解门身为六大门派之首,一向以主持公理正义的身份出现在人前,所谓帮理不帮亲,既是东宫扬子有错在先,解门主持正义,自然要鞭笞他。
女忍害羞了
“东宫老先生,空某且问你,可是你掳人在先?”空侯摇着扇子,一边问道,一边缓缓走到对峙双方的中间。
此事很容易查清,自是否认不了,东宫扬子静静站着,自不会去看谁,这个锅既然要他背,自是比东宫朝宗牵连进来好,道:“不瞒空长老,老夫并不清楚那小姑娘是清平子徒儿,只是见她资质不错,想收她做个徒儿,以致引起误会,还请长老明察!”
清平子、东宫成只冷笑,但其他人不太明白其中关节,自也觉得是误会一场。
空侯看了东宫扬子一眼,点了点头,转身走向清平子,道:“清平子,不是我说你,既是误会,大家说清楚便是,何必大动干戈,闹的这般不愉快,我看那东宫家的护卫,是你所杀吧?今日乃北宫老太爷大寿之日,北宫家给景门面子,邀你做客,那是给了情分,你怎么也该回馈几分,怎能在大寿之日随随便便杀人呢?今日这事,若说东宫老先生有两分不是,你却有八分,你可认同在下的评断?”
空侯此言一出,四周之人皆手指清平子议论起来,看来皆是认同了空侯所断。
东宫成心里挣扎了片刻,突然转身看向空侯,道:“空长老,此事……”
“东宫先生!”清平子急忙打断,东宫成为了东宫家,可以保持沉默,他不会怪他,但也不能将今日之事当众传开。
今日之事若全部说开,别说东宫朝宗与东宫成,就连星子鱼也会被人指指点点,若传去魏郡,岂不是要成天大的耻辱。
若依空侯所言结案,虽不知他是不是故意,清平子也不过受些个人谴责,但可看做护徒心切,何况是东宫扬子掳人在先,有谴责,自也会有敬佩清平子之人,对清平子不会有太大影响,最多茶余饭后笑话几句鲁莽,更不会将星子鱼牵扯进来,可以说是最好的结果。
现在对清平子最大的不利,不过是在北宫煌寿诞杀人,算是对北宫家大大不敬,但这对清平子来说,根本无所谓,他只认识一个北宫垂,也是因他而来,自可私下说明,其他北宫家之人要恨要讽,随他们去。
“空长老,要说二八之分,贫道是不认同的!无论子鱼是否贫道徒儿,今日东宫扬子与众人亲眼所见,她一直跟在我身边,若有收徒之心,就算不给我面子,不找我谈,掳人也说不过去。何况贫道不知是否阴诡在身,过来时护卫傲慢无礼拦阻,贫道忧心徒儿,一时失手至有死伤,也怪不得贫道。若说过错,我看东宫家要占六成,贫道最多四成,空长老可有疑问?”
清平子自也不可能为了你东宫家大吃暗亏,自要说出一番理来,道:“我想,东宫扬子如何掳人,北宫家自有监控可查,不妨拿出来给众多宾客瞧瞧,若你家孩子被人这样掳去而不生气,贫道也赞你一声大气,说道佩服!”
清平子完全可以肯定,以东宫朝宗的作为,就算在别墅外有些顾忌,但掳人架势肯定不会有多好看。何况他在旁边,任由东宫扬子掳人,也必受谴责,只要北宫家敢拿出监控视频来,大家一看自有评断,不怕他能得理去。
“好,那在下吩咐人去取监控来!”北宫垂点了点头,他知道清平子这个人,平时嘻嘻哈哈的不正经,与自己差不多,若非有了不得之事完全激怒了他,绝不会在今日这种场合随便杀人。
终极女婿 小说
他有信心,东宫扬子他们绝对没干好事,何况还有似站在清平子一边的东宫成及脖子见血咬牙切齿的东宫朝宗,他对这对父子都很了解,自然猜到其中有猫腻。
“且慢!”东宫扬子急忙阻止北宫垂的吩咐,若真看了监控,那还了得。北宫家的监控,肯定不止有画面,必定还有声音,若东宫朝宗的吩咐落入众人耳中,一切都完了。
东宫扬子说着,几步走到清平子面前,一揖到地,道:“东宫扬子在此向尊驾师徒道歉,是老夫鲁莽不对,凶残掳人,还差点伤了令徒,还请清平子道长见谅!”
凶残掳人,还差点伤了人家小姑娘,这番话说出来,算是解释了清平子因何怒而杀人。看来东宫扬子打算为东宫家背锅,老脸也不要了。
鬼 醫 狂 妃 結局
清平子微微一笑,道:“东宫老先生,我看东宫家俊杰不少,你要做师父,怕是徒儿教也教不过来,以后让东宫家争取向王朝宗柱多讨要一两个名额吧,不然你不仅得罪人,还违背天泰律。不像景门,是有收徒名额分给我的!”
清平子话锋一转,顿时让东宫扬子陷入了绝地。
校花的极品高手 小说
无他,你刚才承认欲收徒之实,但却未有自宗柱分配给东宫家那里得到名额,在你有名额之前,别说收徒,你连这个心思也不准有,你这完全是不把宗柱放在眼里的行为,可不止是抢人这般简单,一个不好,是要送命的。
清平子可以肯定,现在已是年中,东宫家的名额就算有也极少,若是东宫扬子有收徒之心,肯定早已用完,没有留到此时的道理。
能来北宫家参与寿宴的,大部分皆出自大门大派大家,是知道这其中规矩的,此事一旦传扬开去,你东宫扬子就要准备承受宗柱被打脸的怒火。
今日不好弄东宫家,弄你一个供奉东宫扬子,也不算吃亏,贫道的血也没有白吐。
众人与东宫扬子一样,此时终于反应了过来,看向东宫扬子的眼神,那叫一个笑话。
平常时候,大家也不是没有偷偷摸摸收徒的,心照不宣,但你可以教,不能说,是吧。你在没有收徒名额的前提下,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收徒的话来,这耳光响亮的,你当宗柱里的是老好人吗?
清平子看着挺身色变的东宫扬子,脑袋伸了过去,小声道:“东宫扬子,请你转告东宫朝宗,今日之事,贫道会亲自前往东宫家讨个公道,让他准备好墓地寿材,珍惜所剩不多的时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