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只爲一個承諾 築年-第三十九章 秘境外圍危險分享


只爲一個承諾
小說推薦只爲一個承諾只为一个承诺
“你想干什么,松手,一条灵蛇,就让你如此失态。”
洛渊紧握着玄灵扇,眼神冷漠,就不该出手救她。
“这扇子好漂亮,借我用一天行吗?”
林月滢目光盯着玄灵扇不愿放手,眼中的喜爱难以遮挡。
“不行,借给你,若是不还跑掉了,还得费尽心思去寻你。”
洛渊没有丝毫怜惜的样子,想着如何弄开她的手。
“你怎么可以如此无情,怎么可以这么对女子,那就让我多看一会行吗?”
林月滢感受到扇子的灼热,依然不愿松手。
“快松开,里面的灵,有时我也控制不了,别让它伤了你的双手。”
洛渊的好心提醒,在她看来就是故意威胁。
“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不就想多看一会,又不是要将它抢走。”
洛渊无奈只能尽力用意念与扇灵沟通,让它别那么暴躁,承诺以后每隔一段时间便让它吞噬一次他的气运。
“究竟是出什么事了?师弟你和林姑娘这是发生什么争执了吗?。”
林密想着究竟是什么事,能让他们互不相让。
“弟弟,要不要兄长帮忙。”
怜影正想去帮弟弟,却被林密拦着,瞬间周围气氛压抑。
“姐姐,师尊的玄灵扇中的扇灵可不容易控制住,别伤到你了。”
冷文担忧的看着她,希望姐姐不要受到伤害。
黎明之时
林月滢恋恋不舍的松开手,神色有些痛苦。
“姐姐,你没有受内伤吧。”
冷文赶紧凑到她身边,查看她的有没有被扇灵击伤,难道扇灵能被这位师尊控制住。
“我没有事,那个扇灵真的那么难控制吗?”
林月滢眼中此时很坚定,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拿着那扇子看个心满意足的。
“你又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林月滢的侍女气势汹涌的拔出剑,但却被她一个眼神阻止了。
“看你有没有被扇灵击伤。”
洛渊运行灵力查看她的筋脉中的灵力有没有混乱,甚至留下暗伤之类的。
“你徒弟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林月滢想挣脱,不想让他查看,可是居然没有抵挡住,怎么可能,外界人的灵力总是么会如此深厚。
隐世之城的丹药,灵气,还有功法远在外界之上。
洛渊查看过后觉得他还不错,值得培养。
“他还是一个小孩,经历的还不够多。”
冷文因为他的那些记忆,总觉得这位师尊不也是位小孩吗?
难道短短几年经历的比他多?
他可是拥有前世的小孩,可这位师尊并没有拥有前世。
“弟弟,要不我们还是分开历炼,毕竟总是有争执,寻找灵草时若是一方不满,便会再起争执。”
怜影觉得有他跟着弟弟一起寻找灵草便可,没有必要带着一群拖累。
“也好,那我就跟兄长一起,若是维遇上危险,便传音求助。”
洛渊看出怜影的意图,便同意了,毕竟他们之间太容易有争执,还是先分开走。
“师尊,我想跟姐姐呆在一起。”
冷文此时选择跟着林月滢,毕竟她身边得有个人陪着。
“弟弟,我们先离开这里。”
怜影担心林密会跟上,便拉着弟弟飞跃离开。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我还没有选择呢?林姑娘不介意我跟着你们吧!”
林密很无奈,本来想着独自寻找灵草也没有什么,但是丢下一个小孩,还有女子,不太合适。
“这个秘境还是呆在一起比较好,就等着他们求助。”
林月滢笑的很温和,但是心中有些遗憾,不能看到他再次拿出玄灵扇的样子,那扇子怎么能炼制那么好看。
本来还没有想好本命法器做成什么,到时候收集材料之类的,也要打造成精美好看的扇子。
我有一座天地钱庄 女孩穿短裙
因为有气运在,不久之后便寻到不少珍贵灵草,而林月滢她们只寻找到中等品阶的灵草。
突然间玄挂的很小一块传信阵法玉亮了起来。
“不要理会,外围那会有什么危险,往深处走还得几天呢!”
怜影觉得他们人数较多,纵然有危险也能应付。
“可万一存噬血狼群攻击,还是存在一定的危险的。”
洛渊输入灵力,那边林月滢的声音便传来了。
“还是一起走,万一你们遇到危险了,还能及时应对,别到时候受伤了,还被你们怨恨上。”
怜影就猜到他们根本没有遇上危险,他可不想让弟弟与他们一起走。
“传信阵法玉,是遇上危险才能启动的,能不能别乱用。”
洛渊觉得她就是惦记玄灵扇,要不到时亲自炼制一扇子赠于她。
“即然你们没事,还是暂时不汇合了,等进入秘境深处时再汇合。”
林月滢此时真的很惦记那玄灵扇,就想借用一下而已,觉得好了,她也炼制,又没有非要抢他的。
一日后,传信阵法玉再次亮起来,却被怜影及时夺走。
“弟弟现在是在外围,根据历炼多年的经验,一般不会出现危险。”
怜影想着,要不是弟弟下定决心到深处的时候去汇合,他就会劝着不要去汇合。
“兄长,万一他们出危险了,我徒弟会不会拖累他们。”
洛渊伸手去夺回传信阵法玉,运行灵力。
“我也准备炼制一灵扇,你能不能让我试试你的玄灵扇。”
林月滢声音温柔,觉得外围没有什么危险,就算使用传信阵法玉,让他们厌烦也没有事的。
怜影再次夺过传信阵法玉,收入储物袋中,断了联系。
“弟弟,进入深处时能不能不与他们汇合,我们的灵力也不低,还是可以自保的。”
洛渊觉得光凭记载走,有些危险不能及时察觉,毕竟有些人依赖法器,丹药之类的躲避危险。
“可是我们对这处秘境中隐藏的危险还是不了解,有她跟在身边,至少能知道一些灵草的保存方法。”
怜影此时平复情绪,现在他们至少不在身边,还是不要让他们影响着自己。
“可她惦记着你的本命法器。”
洛渊此时又开始惦记噬灵匕首了,毕竟它生了灵,用起来比较顺手,而师尊炼制的那把匕首用着不太流畅。
“只要兄长将我的噬灵匕首归还于我,玄灵扇借她用一下也无妨的。”
怜影此时往前走去,不再理会他,是得找个隐僻之处,将那把噬灵匕首封印住。
“那噬灵匕首煞气太重,还是不要再想着用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