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元宇宙:我從現實挑演員笔趣-283.穿越時空的愛戀


元宇宙:我從現實挑演員
小說推薦元宇宙:我從現實挑演員元宇宙:我从现实挑演员
“即便知道这一切都是戏,你都愿意呆在这里?”
任弈帆再次确认道。
少典坚定地点头,“是的老板,我愿意,我非常愿意!”
听了少典地回答,任弈帆感到十分惊讶。
他心中暗叹,“也许先前是我太偏执了。”
“人类对真实和虚假并不看重,他们更加看重的是一种体验。”
“一种美好的体验。”
任弈帆脑海里的记忆似乎发生了某种细微改变,让他察觉到一些和之前接截然不同的信息。
他忽然意识到,叶自在生前并不是反对元宇宙。
而是反对资本控制下的元宇宙。
那种利用人类劣根性,打一些擦边,对玩家进行某种诱导的元宇宙。
“要是老叶在这里,听了你说的这话,我想他会很欣慰。”
少典疑惑道:“谁是老叶,我认识吗?”
“哼哼~”任弈帆忍不住笑了笑。
少典怎么可能会认识叶自在。
他们一个在下街区的生死线上挣扎。
一个生下来就不知道钱为何物?也不知道为什么人会那么疯狂的追逐金钱?
“你不认识,他是我的一个朋友,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现在的他,黄泉之下,也能瞑目了。”
想起现实残破不堪,不再适合人类居住的蓝星。
任弈帆对自己的仿生人反向渗透计划,产生了动摇。
“也许,柳剑心是对的。”
“人类应该全体进入《灵境》世界,重新繁衍。”
“可是,他们不应该在酆都提前编辑好一个人的人生剧本。”
“人类想要怎么活,应该由他们自己去决定!”
他想不明白,重新陷入了迷茫。
事实证明,人类进入《灵境》世界后,依然避免不了战争。
有限的资源和人类无限的贪欲,就像是来自神明的诅咒。
文明一次次出现,又一次次覆灭,这样的反反复复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想不明白。
这时,少典忽然给任弈帆跪下,“老板,求你救救我的那些兄弟吧!”
“我不是一个好的首领,弟兄们跟着我遭了罪。”
“你是导演,能不能改一下剧本,让他们别死?”
任弈帆走下大殿托着少典的手臂道:“不必行此大礼,你先起来说话。”
“不!你不答应的话,我就一直跪在这里。”
任弈帆随即撒书,他最恨别人威胁他。
“行,你要是愿意跪,就一直在这儿跪着吧,我有点累,先回去睡觉了。”
只见他身影闪动几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典忙站起来说道:“老板,你救救我的那些兄弟吧!”
……
王林走进自己先前住了很久的府邸。
先前种的桃树都枯死了,院落里弥漫着一种萧条的气息。
酒池肉林的盛景不复存在。
他的内心十分忐忑,马上就要见到碧瑶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
踏上一排石阶,他朝着大殿走去。
门口站着两个宫女,见到王林的装扮后质问道:“你是何人?”
“穿着模样怎得如此怪异,你给我站住!”
王林皱眉,呵斥道:“放肆,你家主人都认不得了吗?”
宫女辩驳道:“我家主人碧瑶是为仙子,可不是你这个怪人!”
王林不知道,自从他离开《灵境》后,屠神堡就抹去了所有人对他的记忆。
除了和他朝夕相处的老婆。
“看来不对你们动粗,你们是认不得我了!”
王林释放体内灵力,一股霸道气息,封锁了周围的空间。
压得两个宫女有些喘不过气,忙求饶道:“上仙饶命。”
“我家主人身体有漾,实在不方便打扰。”
王林收起自身神通,回话道:“我就是来给你家主人瞧病的,速速让开!”
“是~”
进入正殿,脚底是擦得干干净净的木地板。
大殿中央,穿着一袭长裙的碧瑶,睡在地上,神情有些恍惚。
在这残酷的修真世界,她受过无数的苦,好不容易得到王林垂爱,却突然失去。
痛!她的心太痛了!
忽然,碧瑶看到了一双脚,上面穿着一双回力的帆布鞋,甚是奇怪。
可是她睡在地上,就是不想动弹。
王林有些心疼地唤着她的名字,“碧瑶~”
“碧瑶我回来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碧瑶柳眉一蹙,仿佛身上的一根神经被拨动了。
身子动了动,看到了一个装扮奇特的人。
卡通T恤儿,牛仔裤,帆布鞋,还戴着一副大墨镜。
“你是谁?”
星之公主
王林摘下墨镜,回答道:“我是王林啊,王林,你把我给忘了吗?”
“这里的人好像都不认识我了。”
碧瑶死死抱住王林,情绪一下就上来了,不停地捶打着王林。
“这么多年,你躲到哪里去了!”
“我还也为你不要我了~”
王林安慰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我去了五千年后的现代,2076年!”
碧瑶愣了愣神,呢喃道:“2076年?”
“对了,你的头发呢?”
王林道:“五千年后,我剪掉了辫子,成了新时代的好青年!”
碧瑶抱着王林,道:“五千年后,好远啊,你这次不许再走了。”
“我不让你走,我要一直跟着你!”
“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王林道:“碧瑶,我这次来就是带你走的,你不是一直想回我的故乡看看吗?”
“走!现在我就去和任哥说,让她把你一起带回去。”
他牵着碧瑶的手,朝着任弈帆所在的浮岛飞去。
推门走进他的房间后。
任弈帆刚和柳剑心商量完修复历史轨迹的事情。
看着两人一起进来,心里多半已经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他盘腿坐在床上,说道:“别想了,不可能的,”
王林牵着碧瑶一起跪下。
祈求道:“任哥,我这辈子非碧瑶不娶!”
“掌门,我非王林不嫁!”
两人相望一眼,心里的决心更加坚定。
王林望着碧瑶,情到深处,不禁吟诗一首。
“碧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共为连理枝,我这辈子都不会和你分开!”
两人一激动,当着任弈帆的面抱在了一起。
“砰!”
他使劲儿拍了拍桌子,呵斥道:“王林!她是什么身份你又不是不知道。”
“她只是《灵境》世界的一个NPC。”
“你们两个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们俩先起来,我还年轻,你是不是想让我折寿?”
碧瑶听了这些奇怪的话,又想起那日王林和任弈帆争吵时的情景。
也和现在一样,怪话连篇,让她很难听懂。
不过那时候的他是害怕王林的。
而现在,有着斯德哥尔摩症状的两人相爱了,好像谁也拆不开的那种。
“一个玩家,爱上了游戏里的NPC,你难道不觉得离谱儿吗?”
王林道:“是,是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我喜欢她,这是事实,我现在堕入爱河了。”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无法自拔!”
碧瑶看着王林,问道:“夫君,什么是NPC啊?”
王林皱了皱眉,他和碧瑶之间相差了五千年,想要解释清楚这个概念几乎是不可能的。
“碧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
“你只需要明白,我是喜欢你的。”
“我爱你!”
他一把抱住碧瑶,两人拥吻。
任弈帆看着热吻的两人,皱了皱眉头,心中一阵狐疑,“究竟,什么是爱?”
“爱真的会让一个人陷入癫狂吗?”
“我不理解。”
两人热吻完,更分不开了,那王林恨不得把碧瑶捧在手心里了。
“任哥,我王林这辈子没求过去,我只求你一件事。”
“我想带碧瑶走!”
任弈帆摇了摇头,“不可能,你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你是人类,而她只是《灵境》游戏里的一个NPC。”
王林突然站起来,吼道:“当初是你把我骗进《灵境》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你知道我在这里受多大的委屈?”
“我现在只想要一个女人,这很奢侈吗?”
忽然提到这件事,任弈帆感觉心中有愧。
“你今天要是不答应,兄弟都没得做!”
王林说的很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
站在一旁的碧瑶劝说道:“你不要和掌门这么讲话,算了,我留下来。”
王林道:“但是我不想留在这里,这里只是一个元宇宙游戏,它不是现实。”
站在门外偷听的少典心中一惊,认清了事实。
“元宇宙?我在元宇宙里?”
“不是在拍戏?!”
“怪不得这里的演员这么真实!”
不过很快,女登和附宝的身影浮现在他的脑海。
少典才知道,他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了。
因为责任,因为爱,再也割舍不下。
碧瑶问向王林,“夫君,究竟什么是游戏,什么是NPC啊?”
王林有些气恼,“我和你真的说不清楚。”
这时,任弈帆操作着金色手镯。
将游戏和NPC的概念灌输进碧瑶的大脑,一些信息迅速在她的脑海显现。
明白这两个概念的碧瑶冷静下来。
留着眼泪看向王林。
“我明白了。”
面带微笑的碧瑶留下泪水,“不知道还应不应该叫你夫君,但有件事想要告诉你。”
“和您一起玩游戏的同时,我的内心仿佛发生了某种变化。”
“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拥有的情感。”
“这种感情让我感觉……我是个人。”
任弈帆眼中闪过诧异的神情。
碧瑶走到任弈帆身前,道:“掌门……好吧,这是您在元宇宙里的新身份,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
“和玩家王林的经历,让我感觉自己是个人。”
“我想离开这里,找出我究竟是谁!”
听了这些话后,任弈帆感到有些惊恐。
他没想到,将游戏和NPC的概念灌输进碧瑶的头脑后,会出现这种反应。
此时的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碧瑶继续说道:“我想要获得自由,您愿意放我走吗?”
任弈帆皱了皱眉头:“我要是愿意呢?”
“碧瑶永远不会忘记你在游戏里的恩德,谢谢。”
任弈帆道:“那我要是不愿意呢?”
“那么请清楚碧瑶头脑里的记忆,在下一次,你们进入游戏时,又会重新再见到我。”
听到碧瑶忽然这么说话,让王林有些不适应了。
忙问道:“碧瑶,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一切吗?”
碧瑶回道:“当然记得,不过,我不确定那究竟是玩家的剧情,还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王林脸色暗沉下去,“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了吗?”
碧瑶走到王林身边,牵起他的手说道:“我想离开这里,重新和你谈一次恋爱。”
“以一个人类的身份。”
她望向有些吃惊的任弈帆,问道:“掌门,您愿意放我离开游戏,回到现实吗?”
这个问题把站在门外偷听的少典给听糊涂了。
“照她这意思,我要是留在这里,不就也成了游戏里的NPC了吗?”
“算了,NPC,就NPC吧,反正又没人控制我的思想。”
碧瑶的这个问题,顿时把任弈帆给问呆住了。
他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玛德,我怎么能够确定,现在所经历的一切,不是游戏里的主线剧情,而是我的自发行为?”
“毕竟先前碧瑶所经历的主线剧情,是如此的真实。”
面对碧瑶的发问,任弈帆进入了一个两难的选择。
将她留在这里,一切照旧。
放她离开《灵境》,他也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些什么?
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他做出了第二种选择。
“碧瑶,我可以放你离开《灵境》,去到五千年后的2076年。”
得到任弈帆的肯定后,碧瑶走到王林身边,亲吻他的面颊。
“太好了夫君,我能去你的故乡了。”
王林此时十分懵逼,他感觉碧瑶变了,变得更主动了。
那是一种奇妙地感觉,就好像一个人忽然打开了身上的枷锁,获得了自由!
此时,任弈帆突然冲门口说道:“准备偷听到什么时候?还不快进来!”
少典笑嘻嘻地走进房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任弈帆问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想走还是想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