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殭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666章 星辰北斗分享


殭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
小說推薦殭屍世界之開局滿級金光咒僵尸世界之开局满级金光咒
“小崽子,你现在还那什么,来杀我啊?”林开云笑着,将沉重的身体,依靠在旁边的石头上。
看着不断地冲着自己使劲的小男孩。
小男孩的双眼,死死的的盯着林开云,想要将林开云用不光杀死不可,两条腿不断地分离挣扎着,想要从林开云的法阵之中挣脱出来,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林开云知道眼前的小男孩实力非常的强大,所以便将自己的半身法力,都注入了法阵中。
以至于,现在的林开云现在的身体,十分的虚弱,双腿不由自主的向身后的石头上面,靠了过去,
但是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半分,嘴角微微上扬着,看向眼前的小男孩,说道,
“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没有用的。”
“你到底要干什么!”小男孩此时已将放弃了挣扎,语气依旧十分不友善的,看向林开云询问道。
“那我可以不杀了你,但是,你必须告诉我,这里的出口,在哪里。”林开云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小男孩听到这话,瞬间大笑了起来,“哈哈,告诉你,我并不怕死,况且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也不在乎这一次。”
“你真的不怕么?”
林开云看的出来,眼前的小男孩,并不惧怕生死。
不怕死?我就不信了,你就没有怕的东西?
林开云想着,抬起双脚,徘徊在小男孩的周围。
小男孩也看的出来,林开云现在就是在打量自己。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林开云听到这话,脸上立马浮现出不屑,心道:”看来自己猜测的没错,这里一定有出口。与其自己漫无目的的找,不如从眼前的小男孩的身上下手。”
林开云的双眼,紧盯着小男孩,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
小男孩也是同样紧盯着林开云。
看到这样的情形,林开云的内心更加坚定,这里果然有出口。
林开云收回了视线,将视线向洞穴的渗出看去。
小男孩童颜也注意到了林开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冷哼了一声,
也就是这一微妙的动作,也让林开云知道,出口的方向,并不在里面。
林开云双手不由自主的晃动着拨浪鼓,
咚咚咚……
安静的空间之中,拨浪鼓的声音,尤为响亮。
小男孩被林开云摇的心烦意乱,也是忍不住怒吼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还是不要说谎了,你刚才不是说不怕死么?那现在又怎么害怕了?”林开云笑呵呵的说道,”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哦。”
听到林开云这样说,小男孩也只好妥协,并不是因为子怕死,而是看着自己的拨浪鼓,到了林开云的手中,就是不舒服。
“好,我说,我告诉你就是。”
“快说吧。”林开云笑着催促道。
“不过,我有个条件,你把我的东西先还给我。”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
听到这个消息,林开云的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表情,随后又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拨浪鼓,看上起十分的老旧,鼓面由于多年的敲打,已经在破漏的边缘。
就这么个东西,眼前的小崽子,怎么这般珍惜,说不好,这拨浪鼓里面难道藏着什么秘密?
林开云想着,将手里的拨浪鼓,研究个遍,恨不得将那破旧的鼓面拆掉,看看里面藏了什么。
就在林开云刚想下手的时候,
小男孩果断的打断了林开云的动作,十分的焦急,
“我告诉你,你别得寸进尺!”
“你还不说,是么?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告诉你,不的手上并没有任何的筹码,不要激怒我。”
林开云发出了最后的警告。
“求求你了,那是我的家人,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求你了,还给我吧,还给我……”
小男孩最后的防线破了,林开云知道,只要自己再加上一把火,那出口就出来了。
林开云缓步走向小男孩,将拨浪鼓在小男孩的眼前晃动了两下,双眼邪魅的笑着,妥妥大人欺负小孩的得意,
“小崽子,你这拨浪鼓已经破了,要我说,就得不去新的不来。我帮你一把怎么样?”
“不要,不要。”小男孩果断的反对。
黑白隐士 小说
“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林开云再次的提想着小男孩。
萬界無敵
小男孩十分的着急,想要要回自己的东西,就连眼睛也变得空洞了起来,仿佛有着什么东西,在眼前闪躲。
小男孩并没有直接回答林开云的话,而是眼睛从拨浪鼓的上面移开,随即又看向空口的方向,口中默默地念叨着,
“三十年河东,左三。”
“三十年河西,右八。”
“星辰北斗。”
林开云经小男孩的话,默念了一边,也就是说,机关就在洞口的位置。
林开云知道了自己想要的,并没打算杀了小男孩,而是将拨浪鼓扔到了小男孩的怀里,随即,便解开了小男孩脚下的法阵,还其自由。
小男孩一获自由,赶忙捡起自己的拨浪鼓,转身往山洞的渗出跑去,
在小男孩的背影,渐渐远离的时候,林开云的脸色,却是突然间阴沉了下来,双眼紧闭,接下来,就是离开这里了。
但在离开之前,他要先将马晓玲和蛇妖的身体调整好,
想着,林开云便缓步离开此处,迅速的来到离自己比较近的社哟的身边,
看着依旧闭着眼睛的蛇妖,不由的摇了摇头,随即将蛇妖抗在了自己的肩膀,放到了洞口处。
l新开云其实最担心的是马晓玲,因为蛇妖,他之前已经做了简单的处理,一时间,生命不会出现问题。
而马晓玲却不一样了,之前的打斗的时候,自己一点也没有时间,来查看马晓玲的伤情。
此时的林开云十分的着急,三步并作两步,向马晓玲的位置走去。
“晓玲?晓玲?你在哪呢?”
林开云回到马晓玲之前的位置,却没有见到马晓玲的人。
心里瞬间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马晓玲不会是出事了吧?
“林开云,我在这。”
就在林开云着急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林开云瞬间转头,见马晓玲缓缓的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林开云顿时一喜,上前将马晓玲搂在自己的怀中,
“你没事就好。”
林开云在马晓玲的耳边说着,半晌没有松开。
“你先松开我,我喘不过气来了。”
马晓玲挣扎着,试图挣脱林开云的拥抱。
林开云闻言,连忙松开马晓玲,看到马晓玲红彤彤的脸颊,林开云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了,
连忙解释道:”晓玲,对不起,我一时没控制住。”
“没关系,我不怪你。”
马晓玲轻叹一口气,看着紧张的林开云,别提自己的心里又多开心了。
林开云上下打量着马晓玲,看着马晓玲一身的伤口,心里很是心疼,对其说道,
“晓玲,你先坐下,我看看你的伤势。”
林开云说着,将马晓玲扶着,两人坐在了地上。
马晓玲也没有反抗,任由林开云挽起了自己的袖口,将手搭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这时林开云的眼神落在马晓玲的手臂上,顿时愣住了。
在马晓玲手腕上,竟然有几道明显的伤痕,伤口处,还有鲜血溢出,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是?”
深水前线
林开云抬头疑惑的询问。
“之前被打斗的时候,划伤了一下。现在都没事了。已经不流血了,况且,你看,我并没有什么事,这些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
马晓玲说着,还不听的晃动着自己的手,她是想告诉林开云,自己没有事情,不要因为危险,就把自己留下来,她要跟林开云一起去面对危险。
林开云自然会知道马晓年龄的心中所想,但是看着马晓玲的手臂,心疼是一定的,一脸宠溺的看着马晓玲,安慰道,
“晓玲,你放心,我不会扔下你,自己独自离开的。”
听到林开云的话,马晓玲脸上的笑容就多了起来。
经过一番检查,林开云此时可以确定,马晓玲身上却实是一些皮外伤,并没有危机生命的伤口。
“给你,把这个,吃下去。”
林开云将一粒药丸,直接递到马晓玲的嘴边,语气不可置疑。
马晓玲接过药丸,乖巧的吞了下去,一股清凉的味道,在胃里蔓延开来,让马晓玲的精力也充沛了不少,
看着眼前的林开云,马晓玲突然间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非常非常的好,
不仅能够照顾自己,还能保护自己。
马晓玲看的入迷,林开云却没注意到马晓玲的表情。
“对了,林开云,我们接下来要往哪里走。”
“这边。”林开云说着,便站起身来,指了指另外一侧的通道。
“那边,那边是哪啊?”马晓玲疑惑的看着林开云说道。
“这条路,是通向我刚刚发现的近路,我们抄近道。”
“秘密通道?你是怎么找到这条路的?”
林开云听完马晓玲的询问,不假思索的说道:”偶然间知道的。”
说着,林开云和马晓玲两个人,已经到达了那个洞口处,
“他怎么了?”马晓玲指着躺在地上一定不懂的蛇妖,知道林开云在找到自己之前,一定经历了一场惊险的战斗,而林开云却是只字未提。
“受伤了,我用符咒将他的灵魂封印在了他的身体里面,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之下,能够激尽快的恢复。”
l新开云说这话的时候,马晓玲也注意到了啥哟胸口的符咒,顺着符咒向上看去,在蛇妖的勃颈处,有着一道十分明显的伤痕,
像是,蛇妖的脑袋,曾经被割下来过,然后又被强硬的接上了。
马晓玲猜的没有错,但是,她并没有要询问的意思,只是单单的说了句,“只要是没有生命危险,便好。”
“嗯。”
林开云回应了一下,便走到了机关的前面,默念起了之前小男孩告知自己的话,
“三十年河东,左三。”
“三十年河西,右八。”
“星辰北斗。”
林开云的脚步也随着走动了起来,面对墙壁,想做走了散步,林开云停下,见脚下竟然有圆圈闪烁,
林开云又向右平移除了八部,脚下的圆圈,再次亮了起来。
那“星辰北斗”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北斗七星?
林开云将手伸向墙壁,在平摊的石壁上面,画出了北斗七星链接的图形,
就在北斗七星的尾端,一块突出来的石头,引起来林开云的注意,林开云缓缓的将手伸将那块石头,轻轻的向下按了下去,
咔嚓!咔嚓!
随着两下的震动,林开云面前的石壁缓缓的向上抬起,一阵灰尘从石壁上方不听的掉落,这也预示着,这扇石门,已经有许久没有开启过了。
林开云拉起马晓玲的手,走进了那扇石门,当林开云推开那扇石门后,一片漆黑的山洞出现在了两个人的眼中。
“这……这怎么这么黑?”
马晓玲看着漆黑一团的山洞,忍不住说道。
“这里面血腥味很重,不要离我远,这里诡异的很。”林开云解释道,
“哦。”
马晓玲点了点头伸手扯着林开云的衣角。
“开云,把蛇妖独自放在那,没有问题么?”马晓玲说出可自己的担心,同时,马晓玲也知道,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林开云现在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
“你就把心放下吧,那边的傀儡我已经都决绝了,安全的很,”林开云说着,拉着马晓玲的手,继续向前方,大步走去。
“气味变了。捂住鼻子。”马晓玲拽了拽林开云的手。
两个人停下脚步,对视了一眼,一起屏住了呼吸,
这时,一股恶臭从四周传来,两个人的眉毛皱在了一起。
“好难闻。”
“我感到很恶心。”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感觉我现在想吐。”
“我也差不多。”
两个人又同时说道,这下,他们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这样的臭味让人无法忍受啊,但是为什么这个空间内,还能闻到呢?
“你先走吧,我留下来看一看,”林开云看着马晓玲,马晓玲点了点头,”那你小心一些,如果不行,你立刻离开。”
“好。”
两个人同时离开,留下了一句话。
林开云回到刚刚的位置,继续观察着这个巨大空间。
“奇怪,怎么不再闻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开云疑惑的看着四周,他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刚刚那种令人窒息的臭味,不见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马晓玲刚刚那样捂住了鼻子的缘故么?
林开云摇了摇头,继续观察着四周,但是,这个空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他依旧感觉不出哪里不对劲。
就在林开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一阵强烈的眩晕,让他整个身体倒向地面,
“你怎么了?开云?”马晓玲叫喊着,试图将林开云、叫起来。
但是,林开云依旧是一动不动,马晓玲将手放在林开云的鼻子下面,试探着,还有这微弱的呼吸。
马晓玲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林开云却是知道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刚刚闻到的味道,让自己昏迷过去了吗?但是不像啊,刚刚的臭味自己根本就没有闻到啊,自己没有闻到,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林开云是因为闻到那个臭味而晕过去的,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难道是那个空中飘荡的黑雾?
可是自己没有闻到啊,而且自己也是一点事都没有,难道这是一个幻术?不应该啊,如果是幻术的话,怎么会让自己毫发无伤呢,难道是……
难道这就是毒药?
不可能,毒药怎么可能会散发出这种味道呢,这绝对不是毒药散发的味道。
“开云,你醒醒,你快点醒醒。”
“你醒醒啊。”
马晓玲焦急的呼喊着林开云,但是林开云没有丝毫反应。
怎么办呢?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根本无暇顾及,必须想办法让林开云醒来才行。
突然,马晓玲看见远处有一块碎裂的石头,自己用力将石头搬到林开云身旁,把林开云平躺在地上,然后,用自己的右手,按住林开云的胸口。
“啊!”
林开云突然痛苦的叫出声音,两只手,不听的在空气中,抓着什么。
马晓玲捂住了林开云的嘴巴,将林开云喊叫的声音降到最低,因为马晓玲不知道,现在是在设呢地方,周围一片漆黑,
他能够做的,就是静静的跟林开云隐藏在黑暗之中,然后,在想办法,将林开云救醒。
林开云的痛苦,马晓玲是看在眼中的,但是自己现在除了等待以外,什么都做不了,自己不是神仙,根本就没有办法让林开云的病症消失,所以,现在只能希望林开云可以尽早恢复,
“开云,你一定要坚持住,千万不可以睡过去,一旦你睡过去,你会变得十分虚弱,然后,再次陷入昏迷状态,你千万不能睡过去,快点醒过来,醒过来”
马晓玲不断在林开云的耳朵边重复着,林开云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却是在努力的听马晓玲说的话,但是,他的脸色却越加苍白了,这让马晓玲的心中不由的紧张起来。
马晓玲一直在注意着林开云的状况,但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变化,这就证明,林开云的情况并没有好转,相反,他的情况,还变得更糟糕了。